2月27日,全國電影工作座談會在京舉行,來自全國各地的電影管理部門負責人、主要電影企業代表、行業協會代表和專家學者參加了本次會議。在會上,中宣部常務副部長、國家電影局局長王曉暉對2018年以來中國電影取得的成績進行了介紹,指出了當前電影產業的問題和不足,并對未來電影工作進行了部署。據了解,這是電影工作歸宣傳系統后的第一次全國性電影工作者的座談會。

電影地位提升為精神文化“主食”

電影的發展水平能夠直觀地反應出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,2017年各國的電影市場規模幾乎與其GDP世界排名一致,因此電影實力、票房排名與綜合國力幾乎是正相關的關系。隨著社會的進步、科技的發展,中國已經走進世界舞臺的中央,然而電影業的發展與目前我國的發展速度還未達成匹配。

(會議現場圖)

電影是一個國家文化輸出的重要載體,想要實現“中華強國夢”電影絕不能缺席。王曉暉在會上說:“電影是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的主食,而不是副食”點明了電影在精神文明建設中的重要地位,將電影所占比重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上。

2018年對于中國電影人而言是痛并快樂的一年。票房突破600億,爆款佳片不斷涌現,題材豐富多樣,作品質量不斷精進,中國電影取得了巨大的進步;與此同時,在幕后的資本運作方面,電影工作收歸中宣部后,管理層也做了一系列改革和整頓,天價片酬、陰陽合同等問題得到有效遏制。雖然短時間內,影視業經歷了“寒冬”,但是長遠來看,對中國電影業百利而無一害,2018年的寒冬更像是一場轉型陣痛。

中國是世界范圍內電影產業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,去年我國電影銀幕數量已經超過6萬塊,反超北美成為電影銀幕保有量最多的國家;全國電影總票房已達610億,城市院線觀影人次為17.16億。不僅如此,去年年底電影局印發的《關于加快電影院建設促進電影市場繁榮發展的意見》提到:到2020年,全國加入城市電影院線的電影院銀幕總數達到8萬塊以上,電影院和銀幕分布更加合理,與城鎮化水平和人口分布更加匹配。從政府層面上來看,有意進一步挖掘電影市場的更大潛力,開拓潛在市場。未來,將中國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電影市場并非一句空話,擁有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,與之相匹配的電影綜合實力必須跟上。

然而,王曉暉局長在會議中犀利地指出了中國電影目前存在的問題。我們的市場龐大、增速快,但是在世界范圍內,中國電影在國外的主流院線,幾乎沒有放映空間。即便能夠爭取到少量排片,主要受眾依然是海外華人。《流浪地球》雖然已經在國外創下了國產片海外放映的記錄,但是海外票房也僅僅一億美元,北美票房不到400萬美元,而2018年美國電影在中國市場上的票房大約為28億美元,中國電影的國際影響力亟待提升。

現實主義加碼,還需開發更大商業效益

在會上,王曉暉局長對未來電影業提出了明確要求,他強調:中國電影要努力爭取每年票房過億的影片超過100部,這100部應該都是好片子,應該都是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相統一的作品,其中大多數應該是現實題材作品。這番話既對未來破億的電影數量提出了要求,又強調了電影整體的質量和題材方向。

筆者梳理2018年48部破億的國產電影發現,現實題材仍為少數,曾經霸占年度票房榜單的喜劇片出現頹勢,不僅數量有所減少,排名也有所靠后。在2018年破億的48部影片中,《紅海行動》《我不是藥神》《無名之輩》《無問西東》《反貪風暴 3》《找到你》《芳華》等屬于現實主義影片,其他作品或者是現實感弱化的喜劇、或者是聚焦于個體的愛情片、又或是歷史和玄幻內容,離現實生活距離較遠。

(會議現場圖)

現實主義電影出現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意大利,取材于現實生活,批判現實社會、揭露問題、展現人性等內容是現實主義的主題,我國電影人一直是現實主義題材的忠實擁躉,左翼電影運動讓現實主義佳片在我國電影事業中不斷涌現?!洞舐贰贰缎⊥嬉狻贰稘O光曲》《一江春水向東流》《馬路天使》《十字街頭》《新女性》《神女》等經典電影不勝枚舉。

隨著2003年電影產業改革,商業片占領了院線高地,現實主義電影失去大量市場,逐漸暗淡。直到2018年出現的《我不是藥神》《無名之輩》等作品,將現實主義商業類型化完美地結合在一起,重新點燃了現實主義電影的曙光。

《我不是藥神》《紅海行動》從結構上來看,是標準的商業片,但是卻嵌入了充滿正能量的核心價值觀,充滿了好萊塢的氣質;《無名之輩》聚焦于小人物的生活現實,通過影像展現真實的社會生態;《找到你》關注于女性群體的身份認知等社會熱點話題;《無問西東》《芳華》等作品則將鏡頭鎖定在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,他們都是近些年來國產現實主義影片的佼佼者?,F實主義題材其實并不想大家所想那么復雜,核心價值觀、熱點話題、重大歷史事件、社會群體等內容均可成為現實主義影片的創作素材。

電影是打造文化強國的重要載體,電影中的意識形態問題尤為重要,現實主義電影更能承載國家精神,講好中國故事,打造中國品牌。電影工作歸為宣傳系統后,意識形態的考察更為嚴格,加上2019年是祖國70周年華誕,對于現實主義作品的需求量將大幅上升。有了政策加持、上層意識傾向、以及《我不是藥神》《無名之輩》等作品的開荒,現實主義勢必在2019年迎來爆發,未來我們的現實主義作品是否依然能夠兼顧社會價值和商業效益,才是問題的關鍵。

0 條回復

發表評論

發表評論

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